协会智库·方振鹏:苍穹之下的雾霾,迫切呼唤绿色设计
日期:2019-03-15 编辑:罗小俊
方振鹏, 合肥市工业设计协会高级顾问

2015年2月28日,朋友圈中“duang”声退去,白金与蓝黑党皆义结金蓝偃旗息鼓,它们都为一位母亲的“呐喊”让路。知名媒体人柴静辞职生子后携自费百万制作的雾霾纪录片《穹顶之下》回归,让大众见识到一位母亲与雾霾的私人恩怨居然能这般较真,更让那些一度麻木被动的神经被触动刺痛。

迅速地,社会各界纷纷加入到这场刷屏之中,警钟不仅为空气污染而鸣,也为深陷资源浪费的各行各业为鸣,这其中,设计界首当其冲。

这些年来,i-fang品牌创始人方振鹏,一位有担当有思想的设计人,一直在持续关注和思考设计界资源浪费的问题。

他就此问题接受了设计联的采访,表达他作为一名设计人的痛心和愤懑,更倡议设计界的进步也需从此时此刻此身做起。

设计联:从昨日开始,朋友圈就被柴静刷屏,她辞职后自费百万拍摄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引发朋友圈热议,你看过这个纪录片后有什么感受?

方振鹏:我看了,全集一口气看完。这样的片子发人深思,敢说真话。中国像这样有力度的真正反思的片子太少了,希望不是昙花一现。因为这会触及到很多人很多企业的切身利益。这样的路能走多远?有点令人担心。

设计联:纪录片最后得出的结论“中国能源体制改革刻不容缓”引人深思,但其实在各行各业,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资源浪费问题亟待解决。在您所在的装饰设计行业,是否也有能源和资源浪费的现象?

方振鹏:这几年我也一直在关注和思考,设计界对资源的浪费也相当严重。但是我无力去阻止什么,我所能做的就是从自己的设计中尽量降低对资源的浪费。其实想想,设计界对资源的浪费其根源在于,材料也是设计师赚钱的一个灰色层面。

观点一资源浪费严重

设计联:在您看来,主要有哪些方面的浪费?

方振鹏:几乎每个方面都存在大量浪费资源的现象:

先看看几组数字

木材消耗

1、中国家具每年用掉的树木种在一起相当于10个香港的面积。

2、中国家具用材与日本、德国、美国、意大利比较同样做一件家具,中国比日本要多用3.8倍的木材,比德国要多用4.2倍的木材。据有关调查资料显示,中国实木家具的比例为47%,而美国的实木用于家具制造的是23%。意大利为家具生产大国,而使用实木的家具仅15%。

3、我国目前每年的木材消耗量将近5亿立方米,供需缺口占一半。

4、我国森林覆盖率为21.63%,森林蓄积量为151.37亿立方米。2020年我国木材需求可能达到8亿立方米。

5、我国每年消费一次性筷子450亿双,如果不用木材作原料生产筷子,每年就可以减少林木资源消耗约500万立方米,相当于少砍2500万棵大树。

6、我国年造纸消耗木材大约在1000万立方米。

7、目前我国的木材综合利用率仅为65%,而发达国家一般在80%以上,如果能提高一个百分点,我国每年将节约木材75万立方米。

8、装修消耗木材“十五”期间中国木材总消耗量在3亿立方米左右。

9、中国有5万家家具企业,其中有1万家生产仿古家具。

石材消耗

1、我国石材由20年前的世界排名第27位,一跃成为世界第1位。

2、如果按照我国年开采650万m³石材原料、成材率以较高的30%计算,将产生70%的废石,即每年我国石材矿山将产生约450万m³的开采废石。

3、目前我国装饰装修业产值占国家全部GDP的15%左右。

4、北京奥运场馆及城市建设之中石材生产使用及相关费用超过了300亿元。

5、上海世博会据不完全统计,石材工程消耗量超过2000万平方米,合计价值约60亿元。

6、我国每年石材消耗总量达到1.8亿平方米。

看看这些数字就明白了,这只是木材和石材,另外还有其它的材料,其浪费的现象也是很严重的。

观点二消耗严重是人为的

设计与资源

1、中国的家具为什么比日本要多用3.8倍的木材、比德国要多用4.2倍的木材?

原因有四:

一 是没有正确的设计教育,从造型入手的设计导致不知设计为何物,美观而已;

二 是设计无本源意识;

三 是盲目跟从市场需求,毫无辨别能力的山寨,国民无耻的纵容山寨;

四 是消费者无自主审美,缺乏美育教育。

2、中国的石材为什么消耗占世界第一?

原因有四:

一 是穷人乍富的富贵心理,错误的认为贵就是高档;

二 是物比人重要的错误商品思想;

三 是投资者以自己的好恶决定受众心理;

四 是消费者无自主审美,缺乏美育教育。

以上种种是造成资源浪费的主要原因。

设计师与材料

1、中国的设计师基本是材料和工艺的奴隶。

2、缺乏对材料的了解以及材料延展性的研究,从而导致对材料的表面化的使用。

各种材料均有各自独有的特质和语言,在设计时遵守这些语言的含义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材料的特质。

3、盲目的追随和顺从,也就是说设计师没有能站得住脚的设计原则,仅仅是用高档材料来掩盖自己创意的贫瘠,这是当下谁也不愿意承认的但事实存在的现状。

悲呼?哀呼?

观点三觉悟要靠大家

设计联:您刚提到“设计界对资源的浪费根源在于,材料也是设计师赚钱的一个灰色层面”,对于这个问题,纪录片中柴静也多次提到一句话“人性都是相同的”,那么,为何很多国家的设计材料利用率比我们高?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方振鹏:用心做事和用钱做事的区别。究竟是为了心的感受还是为了钱?这就是本质。

设计联:对比欧美日等国家,我国装饰设计行业的资源利用率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在对装饰设计资源利用率的提高问题上,国外有哪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方振鹏:其实国外不国外的不重要,主要是我们自己能不能意识到,意识不到有啥经验也没用,意识到了没有经验也能做到。其实现在不是纠结经验不经验的时候,先解决认识问题才是关键的,比如设计师对资源的浪费都没任何概念和感觉,说什么都没用。

设计联:这是一个很大的命题,那是谁剥夺了我们的“心”,如果都要求设计师自我觉醒,每人都独善其身,那这个问题还有解决的希望吗?

方振鹏:就像PM2.5,如果不是这样详细的把危害说出来,谁能意识到危害性?

设计联:所以这个视频才那么触动一些有担当的设计人的内心。

方振鹏:是钱剥夺了一切。觉悟是靠大家的,先不要想能不能解决问题,我觉得首先自己先做好才是关键。认真做踏实的做,结果自然会在历史中说明一切。08年开始我就不做室内设计了,其原因就是实在看不惯那些打着所谓文化的幌子在招摇撞骗,大捞钱财的开发商,什么新农村建设什么城乡一体化的做法,那是毁历史毁人类的做法。新农村建设,路宽了,河干了,景没了,根没了,所有一切都只能留在记忆里啦。

设计联:柴静让对雾霾麻木的大众警醒,那您认为当下设计界是否也缺乏像柴静这样敢于跳出来直击问题,对行业不正之风当头棒喝的人?

方振鹏:对,没人!我是没钱,我要是有足够的钱,我就去拍这样的片子,这已经是想了很久的事情了。比如6年前我就提出设计界应该有设计批判。

设计联:那难道真的只能靠个人觉醒吗?其实这些年行业对于设计资源浪费的问题还是时有讨论的,你觉得问题有改善了吗?还是只停留在讨论的层面上?

方振鹏:现实不是这样的吗?有谁去真正的做点真实的事情?都在那里乱叫是没用的。

设计联:所以说明大家对这个问题是有认识的,只是职业操守抵不上金钱,也缺乏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执行力。

方振鹏:所以说都是虚的,不真实。前天我去了开封的朱仙镇,感触很深。

朱仙镇始建于西周战国时期,因魏国人朱亥封仙而得名, 朱仙镇位于河南省开封市祥符区,与湖北汉口镇、江西景德镇、广东佛山并称中国四大名镇,是朱仙镇国家文化生态旅游示范区所在地。

河东街和河西街曾经是两条非常繁华和街道,几千年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依河而居,生息繁衍。据曾经居住在这里的人回忆,当时宋代建筑和那些店铺都是小时候里的印象了,现在已是面目全非。

尽管北方小镇不比南方水乡但也不至于是眼前的景象吧,建设一个城镇要花几百几千年的时间,毁掉一个城镇最多也就几十年。目睹眼前的景象,如果追究责任的话又该去找谁负责呢?

领导只关心政绩,没人真心关注如何做。朱仙镇是全国四大名镇之一,所谓的生态旅游示范地,现在去看看,啥也没有。

设计联:方老师对行业顽疾痛心疾首,那您认为拯救设计界当务之急是什么?

方振鹏:设计界的改观,关键在于先让设计师明白,设计是什么,不是装饰,不是造型;从设计教育开始,溯本清源,拨乱反正。

设计联:谁可以做这件事?

方振鹏:这需要一个团队,不是哪个人能做的,需要一群不怕死的人。所以,还是先做好自己的设计,拿成果说事。

设计联:所以设计界就是呼唤这样一群真的“勇士”?

方振鹏:估计难,因为这涉及到个人的饭碗,都是嘴上说说而已吧。

设计联:您认为改变目前装饰设计资源浪费的问题上,开发商、设计机构、建材商、业主等每个行业的“参与者”可以作哪些方面的改变和努力?

方振鹏:最大的浪费者造孽者就是开发商;材料商?更没戏,他们只关心能挣多少钱,管你资源不资源的;现在的业主能靠他们做啥?除了高大上还是高大上,没有审美的乍富者。

观点四从认知出发

设计联:那设计界资源浪费的问题暂时是无解?

方振鹏:这不是设计界的事情,是全社会的事情。要靠设计师自身的完善去说服投资者,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把资源的浪费直接和我们的生活挂钩。问题是资源的枯竭是长时间才能显现的,不是当时就能看到的,所以对于那些毫无责任感的人来讲,似乎也无关痛痒,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这样的东西就是我们的设计师提供给我们的客户的,严重浪费石材。有必要这样夸张吗?整那么多石材干嘛?这是客户要求的,设计师选的。

设计联:归根到底,还是意识和审美的问题,这需要引导。

方振鹏:当下的设计就这样,当下的客户就这要求和审美。

一套以《清明上河图》为雕刻题材的12件套仿古家具,耗用30多吨红酸枝木料,由10名工匠历经2年打造而成,市场报价300多万元。

这样的设计都是设计师干的。

观点五设计的职责是解决问题

设计联:柴静说,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站出来,做点什么,此时、此刻、此地、此身。你认同吗?

方振鹏:很认同。

设计联:所以,抛开对现状的愤懑和痛心,作为一个有担当和有理想的设计人,您对行业和大众理性的建议是什么?

方振鹏:还是那句话,从设计教育开始,让人们明白,设计的职责,道德,责任,设计不是造型不是装饰,是解决问题。从根本上意识到你的设计直接对资源的浪费和节约是怎样的关系。打铁还需本身硬,就设计界来说,就该从设计师自身做起,认真对待每一个设计,负责任的对待,因为我就是这样要求自己的。

设计联:社会是由大众组成的,设计界也是由一个个设计人组成的。或许此时此刻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问题,但是从此身做起,个体的进步终能促成团体的进步。

方振鹏:是的,就像柴静,自己先做,冒着生命危险去做。如果哪一天她消失了,将是社会的悲哀。反观设计圈本身,没有责任感的设计师是设计不出传世作品的,这需要每个设计师从自身做起。

设计联:感谢方老师接受设计联的采访。2015年中国海外宣传片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样说的“2015,中国与你一起前进。你光明,中国便不黑暗”。尽管鸡汤味浓但不无道理,套用到设计界为本次采访作结,设计界同样需要这样直面问题的勇气和每一个从自身做起的设计人努力。用设计联这个平台,呼唤同类,放大我们的声音与力量。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设计联”,文中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