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智库·余隋怀:工业设计深入国之重器领域
日期:2019-03-11 编辑:罗小俊
余隋怀,西北工业大学教授、博导,合肥市工业设计协会专家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

从“形与色”,到“中国之道”。看看第三届中国设计智造大奖初评评委余隋怀教授怎么说。

“中国‘智造’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制造,而是把智能制造技术作为一项国家重要发展战略。国家如此,设计界应该为这一战略提供有力支撑和服务。”

——余隋怀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DIA:作为一位国家科研项目的重任者,您近年来的科研项目主要涉及航天、航海、航空等领域,这些经历对您职业生涯产生了什么影响?

余隋怀:西北工业大学的主要特色是航空、航天、航海。当我们做完三航方面的项目后,我们专业与学科在学校的地位提升了很多,因为大家知道了有一支工业设计团队多年来在默默无闻地做国家重大工程的工业设计项目。当时工业设计协会朱焘知道了我们完成了神舟飞船与天宫一号的工业设计任务,他激动地说:“这才是真正的工业设计。”

| 余隋怀教授主持了国家载人航天领域重大工程的工业设计项目,图为载人航天三期空间站核心舱及实验舱人机工效设计。

正因为坚持了自己的行业特色,取得了一系列的研究与应用成果,我们整个团队在国内的工业设计圈才得到了大家的认知。所以希望工业设计从业者要有自己的研究特色,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收获。

| 余隋怀教授主持了蛟龙改进型载人深潜器的舱内布局、人机设计及仿真分析项目。

DIA:您从事文化创意产品研发多年,其中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与产品融合方式的研究,与DIA的核心价值观之一“东方智性”不谋而合。您对传统文化与工业设计融合有什么见解吗?

余隋怀:设计的更高境界就会涉及到文化层面,文化具有传承性。把文化属性转化到产品上面的时候,就使产品赋予了文化的内涵,产品最大的价值就是文化价值,造型和色彩背后实际上反映的是文化。然而我们的设计教育实际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关注是特别少的,更多做的是“器物”层面的东西,而很少涉及到文化层面,这是很令人遗憾的。目前国内大部分的工业设计教育更多地注重如何把形、色做好,做到的是悦目,但却不能赏心。如果要使工业设计能带来更深一层文化精神层面感动的话,对文化的研究就必不可少。

| 余隋怀教授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做志愿者,给学生们义务讲解。

将中国优秀古代文化和当今设计进行融合,不仅要研究“形与色”层面、体验层面,更要研究精神层面的融合。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会对我们的设计带来极大的触动。我希望能形成一定规模的研究群体,让设计师不仅关注“术”层面的东西,更多的应上升到“道”的层面,即“中国之道”。

DIA:作为一位大学教授,您对中国未来的工业设计教育工作怎么看?

余隋怀:我认为目前中国的设计教育存在着问题。很多学校关注的是从术的层面看待设计,培养的目标是让学生技巧娴熟、设计表达充分,即停留在“匠”的能力层面,而不是培养“师”,忽视了设计的本质,即培养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包含人的生理层面、心理层面、灵性层面的问题。我非常推崇的是国际上兴起的设计思维教育,它不是指国内设计思维研究的创意方法,它是一个创新的方法论。

|

余隋怀教授在2017全国工业设计教育研讨会暨国际工业设计高峰论坛发表了《从文物看中华文明与创新精神》主题演讲。

设计教育要回归设计的本质,首先是用户需求的深刻洞察,没有这层,我们的设计都是无的放矢。我们看到现在学生设计出现的最大问题就是,问题没有思考清楚就展开设计,缺乏立据。第二层,弄清楚问题,即问题的定义,即我们要做什么?第三层,运用发散思维,展开创意;第四层,原型的快速迭代,这是一个创新极为重要的一个过程;最后,完整的测试。这才是现代设计教育的应关注的流程,即面向解决问题的流程。

我们国家的设计教育继承了包豪斯体系,但从与时俱进的角度去思考的话,目前的设计教育是有局限的。工业设计本身就是大工业革命时代的产物。当下是信息化与智能化的时代,设计教育必须适应这个时代的变化,教学内容中要体现这个时代的特征。所以我觉得国外的一些大学非常强调的设计与信息技术结合,是有一定道理的。《科技中的设计》一文指出:“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加大教育的投入,以发展二十一世纪更加复合的创新观:科技X商业X设计。当前的设计教育滞后于科技界对以数据为导向、有编程能力同时又兼具商业嗅觉的毕业生的需求;......编程以及测试能力对于今天的设计师而言是重要筹码,系统设计与文化设计对设计师而言则是战略性技能。”

DIA:置身于如今的大环境下,您是如何理解“智造”一词的?

余隋怀:“智造”是当今时代的趋势,中国智造本身就反应了时代的这种特征。中国“智造”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制造,而是把智能制造技术作为一项国家重要发展战略。国家如此,设计界应该为这一战略提供有力支撑和服务。目前,制造的基础和用户的需求都在发生革命性的变化,我们不能再仅仅用过去大工业革命的制造特征来提供设计服务,我们面临的是真正意义上新的智造时代,是机遇,也是挑战,所以这一点会给我们设计教育者带来深刻的思考。“智造”一词点名了我们大奖赛的主题,我们应该顺应智造时代大潮,为智造插上设计创新的翅膀,为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复兴助一臂之力。所以我非常的赞同“智造”一词。

DIA:作为第三届中国设计智造大奖初评评委,您对赛事有什么的期待?

余隋怀:我觉得中国设计智造大奖的设立非常好,参赛领域已经不仅仅局限在轻工业,逐渐扩展到国之重器领域,比如航天、大飞机、高铁、载人深潜等领域。作为一个设计者,很期待越来越多的中国设计力量深入到这些国之重器领域,突显设计的价值,为中国智造服务,让设计实现更大的价值。

| 余隋怀教授主持了军机驾驶舱人机工效评估与设计改进项目。

本文转载自「中国设计智造大奖」(以上对话根据采访整理并精选)

资料提供|余隋怀

采访、整理|孙诚巍

编辑|孙诚巍

审核|孙晓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