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2019中国制造业再出发,工业设计成为核心助推力之一。
日期:2019-03-11 编辑:罗小俊

郎咸平1956年生于台湾桃园,祖籍山东潍坊,著名经济学家、公司治理金融专家。1974年就读于台湾东海大学经济系,1986年他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以世界记录两年半的时间,连拿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学位,2010年开始重点研究中国大型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问题。

曾经执教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最高学术级别的首席教授。2011年,郎咸平荣登作家排行榜第9位。

在不久前广东卫视年度盛典“智见2019”上,郎咸平受邀发表演讲。重点阐述了制造业正在引领中国经济前行, 工业设计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以下为演讲实录:

改革开放每一步都不是轻而易举的,未来必定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风险挑战,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

经济增长的动能转换

经过研究之后发现前所未有的新经济脉络,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从“投资、消费、出口”,转变成“基建、房地产和制造业”,我们称之为“新三驾马车”

数据显示,基建和房地产都在大幅下滑,只有制造业上升明显。中国经济从基建和地产拉动,突然变成了制造业拉动,尤其是高端制造业,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新动力。

传统制造业是非常重要的,对GDP的贡献传统制造业是高科技的两倍,这是一个非常大当量的行业,一个我们政府、企业、老百姓完全不能忽视的行业。

如何让传统制造业恢复元气是2019年当务之急,我们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把社会上一些游资通过高效率的手段输送到制造业,不管是高科技也好,还是传统制造业也好,由他们来拉动中国经济,才能使我们脱离中等收入陷阱,步入发达国家之列。

民营企业五大困难

中小企业五大困难:融资难,税过高,环保压力大,市场准入门槛高,国际贸易保护主义。

解决方案

第一方面技术突破:

根据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来看,中国排第17名,和法国的加拿大水平差不多。比亚迪研发IGBT的芯片,量子加密技术,华为的5G芯片,中微半导体的5纳米的芯片制造设备,打破了德美垄断,这是我们的希望。

第二方面工业设计: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说:“可以没有英国政府,但是不能没有工业设计。” 以苹果为例,工业设计可以提高产品50%的利润率,富士康的组装才有4%的利润,全世界工业设计投入目前只有5-15%。

华为的分布式基站,是个伟大的工业设计,一个机柜内可以装下2G3G4G的模组,未来还能装下5G的模组。竞争对手做不到这种数学的演算和工业设计。

再比如说大飞机,大飞机有10%的零件是我们自己生产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把飞机几百万个零件装在一起,让它能飞起来,这个需要非常高超的工业设计。

第三开放平台:

拿比亚迪来举例,他是汽车平台的安卓系统,他把所有的硬件开放,包括生产工艺和电池等技术开放,谁都可以使用,百度无人驾驶可以在上面使用,360安全软件也可以安装在上面,是一个创新前所未有的开放平台。

第四个产业链革命:

高技术突破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做到的,尤其是特殊的高端制造业,必须照顾到广大制造业,包括传统制造业也必须能够赚钱发大财。这是一般企业可以做到的,也传统制造业应该做的。

首先优化产业链,用规模经济的零库存实现价廉质优。比如说优衣库的Heettech产品线卖到10亿件,成本优势可以让他卖到99块钱一件。中国企业老干妈、名创优品也可以做到。传统行业也可以提升自己的境界,自己的科技含量

其次升级产业链,用大数据工业大脑,可以减少了10倍的时间将传统工厂智能化,收集大量的工业数据,分析建模,提高良品率,降低生产成本,三个产业革命,都觉得应该用在我们的传统行

最后强调工匠精神:

全世界各个细分行业有2730家隐形冠军,德国最多1300多家,中国的68家。比如冰箱门的封条就是中国做的,矿泉水瓶子模具是我们广东企业做的,过山车、20倍以上的变焦摄像头都是广东中山企业做的,这是精益求精的弓箭,工匠精神。

最后做个总结,我们今天站在一个伟大的十字路口,而且政府对于制造业在今年也前所未有的重视,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我们都希望透过制造业的发展高科技、传统制造业,让中国在这个十字路口这个伟大的时代,能够顺利的进入发达国家行列。这是我们对2019年的期望,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做到。